快捷搜索:  3500  as  p2p  xxx  p2p投资  3500.),,(..  投稿  3500) and 1=2 (

老知青忆:进山伐木“点天灯”大家都喜欢点空

  我最喜欢的就是去点那些空筒子。也不光我,好像大家都愿意点那个大玩艺儿。到树底下,用松明子点燃堆在树洞口的干树枝,由于树的中间已空,就跟一大烟囱一样,将火苗子抽得呼呼响,不一会儿树顶上就烈焰熊熊了。

  放火真是很好玩。大概人类自会使用火之后,可以吃熟食、可以取暖、可以阻吓猛兽,所以对火有特别的感情。我们知青不知是不是继承了这种感情,反正烧点儿什么,毁点儿什么就都很高兴,很开心。

  虽然,点火好玩,但还真不能想什么时候点就什么时候点。这种对做某一事物的渴望,到真可以点的时候自然就加倍的情绪高涨。多少有些像原子裂变到了临界点似的,比较亢奋。除了收完麦子后烧麦秸,过把瘾,“点天灯”的机会只能等到冬天伐木才有。

  那时,每个连队冬天都要进山伐木,一是伐烧柴,取暖用;一是伐木材,为盖房子用。我们打渔队还多一项任务,为梁口伐大桩。不管怎么说,就是有上山干活的机会。

  完达山的老林子里,有不少枯死的老树。这些老树,树冠早掉光,树干中间也已全部腐烂,成空的了,就剩最外面一圈树皮支撑着,要点的天灯就是这些老空筒子树。点的时候,要用斧子在其根部砍出个洞,塞进细碎的干树枝,干树叶,以引燃整棵树。

  我们也不跟鬼子似的,见着就烧,得留着,天灯”大家都喜欢点空筒子特别是帐篷周围的。伐木通常会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在山上过元旦是常有的事。在山里过年跟连里有没法比了,可以说什么都没有。在连队,不管是怎么来的,肯定有鱼有肉吃。在山里,除了罐头肉,就是腮帮子肉了,你总不能去啃树皮吧。那也得过年哪!吃得差,就得从玩儿上找回来。那就是放火!出出气无极娱乐。

  弟兄们早早就留下了大批的松油枝子。松树在结巴或断的树干处会渗出松油,渗出处的木质含有大量油脂,易燃而且烧的时候还长,老乡都拿回去做点火的引柴。老知青忆:进山伐木“点我们把这些松油枝子,隔不远一根隔不远一根,围着帐篷插成一大圆圈,或插成什么字,或插成什么图案,都要看心情高兴不高兴。高兴就插的漂亮,不高兴就是一大圈,好像插圆圈的时候多。

  等大年夜,天擦黑,冬天的北大荒,三点多天就黑了。帐篷里面把所有的油灯、马灯全都准备好,罐头和能吃能嚼的东西全摆出来。然后,就听一连串地怪叫:“厅里点灯,厅外点明子,给三爷拜寿啦!”嗬,一群三爷,从帐篷里冲出来,每人手上都有火种,那劲头跟电影里鬼子进庄不相上下。立刻几枝十数枝松明子就点上了,有在帐篷里点的,有在外面点松枝的,我最喜欢的就是去点那些空筒子。也不光我,好像大家都愿意点那个大玩艺儿。到树底下,用松明子点燃堆在树洞口的干树枝,由于树的中间已空,就跟一大烟囱一样,将火苗子抽得呼呼响,不一会儿树顶上就烈焰熊熊了。火舌舔着黑色的夜空,爆裂的火星向四面八方迸射,十几米高的树里外全部烧着,红通通的一个巨大的火柱,映红了雪地、映红了四周的树木、也映红了我们这帮放火的小子。每个人的脸也是红通通的,露着笑容,释放着,眼睛里映出那颗燃烧着的树。忘掉了这是远离家乡数千里之遥的荒山老林,忘掉了应是亲人朋友的欢聚时刻。火,是温暖;火,是希望。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