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3500  as  xxx  p2p  p2p投资  3500.),,(..  投稿

IT时代周刊:海派网游10年 上海财富故事

  金融危机下,处处唱衰的互联网界萧瑟中并非全无亮色。而在这个行业冬天,贡献暖意的非网游业莫属。有关数据显示,在中国网络经济市场规模环比下滑7.1%的第一季度,除网络游戏有6.9%增长以外,其余细分行业均为负增长。

  依然漂亮的财报、令人艳羡的现金流、逆势中的上升扩张、加剧的资本鏖战,这就是网游业在经济不景气的日子里呈现的盛况。对此,一个较普遍的解释是,经济颓势下的娱乐方式更多转向了低成本的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开发商暴雪副总裁Rob Pardo说:“人们或许不愿意为了看几小时电影再出去吃饭而花上100美元,却可以待在家里每月花15美元享受100小时的娱乐内容。”

  不过,上海滩几大网游巨头十年来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分明告诉我们,网游业在今天的危机中独善其身绝非偶然。

  陈天桥每天一丝不苟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其正统形象不太像网游公司的CEO;朱骏已年过不惑,前额的头发被发蜡打得根根竖起,那是只能在时尚杂志和走秀台的男模头上看到的发型,他有着沙哑的嗓音,令人感到扑面而来的江湖豪气;史玉柱则总是一身轻飘飘的白衣裤,烟不离手,光亮的脑门儿透出一股“邪气”。

  在混迹多年的行业人士眼里,这就是当今上海滩网游江湖中叱咤风云的三大巨头。他们行事风格不同,经营思路更是各异,却先后成为网游“江湖”中难分伯仲的三位男主角,也正是他们撑起了上海网游产业历史的天空。

  1999年11月,在浦东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中,经过5位创始人的共同努力,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诞生了。陈天桥刚尝到创业甜头时,正逢互联网的泡沫开始破灭,他迅速调整公司方向:由简单的网络社区战略变为专攻游戏市场。

  十年前这一“变”,非但成就了陈天桥这一财富新贵,更是替跌宕起伏的网游大戏揭开了序幕……

  第一章 混沌中暴发(1993-2004)

  上个世纪末,上海乃至全国网游市场尚处在混沌状态,完全为国外游戏和台湾游戏一统江山。1993年,台湾成功大学的麦树翔和金昌里博士架设了一个MUD(俗称“泥巴”,游戏中所有场景、动作、表情均以纯文字形式进行描述,是现代线上游戏的始祖)平台。这是目前有案可查的第一个由中国人自主建立的游戏。

  本世纪伊始,网游在互联网泡沫中大放异彩……

  掘金传奇

  2001年,刚进入互联网淘金大潮仅一年多的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还没怎么尝到创业的甜头,互联网泡沫就开始破裂,当家人陈天桥不得不调整公司战略。

  当时,台湾游戏《万王之王》、《网络三国》和《石器时代》的迅速风靡让陈天桥嗅到了成功的气息,他认定“网络游戏绝对是实现互联网盈利的不二选择”。

  接下来的事情颇有些戏剧性。2001年初,上海市动画协会一次不经意的做媒,促成了韩国游戏《传奇》开发商Wemade与盛大的牵手,不知是陈天桥真有预知未来的超能力,还是仅仅是一时的灵感,一向稳重的他竟然大胆地进行了一次“豪赌”:支付《传奇》的代理费30万美元后,余下的钱仅够支付员工两个月的工资。

  接下来,处处都要花钱,但账上已无钱可花。陈天桥那如簧般的口才在此时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在短短的时间内,他完美地演绎了两次“空手套白狼”的绝活儿——戴尔和上海电信分别为盛大提供两个月的免费试用机器服务和带宽试用。

  就这样,陈天桥和盛大为中国的网络游戏《传奇》提供了一个“传奇”的开端,到2002年,盛大净利润已经过亿元。

  陈天桥短时间身价倍增的故事产生了很强的聚合力,盛大效应迅速向全国辐射,各式各样的网游公司开始遍地开花,很快就在上海形成了一个产业圈,深圳、北京等互联网基础较好的城市也不甘落后,步步紧追。

  但续写了陈天桥传奇的只有九城董事长兼CEO朱骏一人。

  2002年7月,九城以200万美元拿下韩国网游《奇迹》代理权,开始收费后,朱骏尝到了比陈天桥当初更大的甜头——日平均进账200万元人民币左右。“可以说,在《奇迹》推出的第一分钟,九城就盈利了”,朱骏创造了又一个网游界的奇迹。

  整个2002年,中国网络游戏市场呈现出爆炸式增长的强劲态势,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网游常见病

本站为您推荐: